我觉得你不爱我也没关系

因为没有人爱我也没关系

我肯定最后是要爱自己的

不过人可以一开始就爱自己

不过我一般不这么选

只要值得爱我就愿意爱

不过我不值得爱不是我可以决定的

所以

明白到这一点

失去你也不是公平与否的问题

祝你有远大前程

“再见我的初恋跟你一起也不枉”

噢千言万语祝你好都不必说

我宁愿一个人在非常远的城市照顾自己,每天因为想回家哭的要死。也不要身边多一个人,窥见你的不快。

这个中秋节过得非常不好。
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应酬。
陪家人也花了很多时间,
非常累。

陪家人,去买礼,然后去送礼。
空着肚子回到家九点四十五。
爸妈也很累,竟然也没开饭。
一夜无眠,又饿又精神。

从来没有过过这样的中秋。
从来没有专程去买一些都不知道它存在的特产,
想要做体面一点,求人办事,感谢别人。

一直很清晰自己的状况,努力接受,
但是反感厌恶越来越深。
想找个朋友哭,也没有空档。

到底这种事,多大程度是混社会必须的呢?
感到了非常大的懊悔,没有读好点书,没有留在美国。
如果无论如何都逃不过,奋斗的意义又在哪里?

感觉这几年,该是自己人生至今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
人生的路越走越宽,靠得难道真的是“不要太在意”?

不想自己变得毫无...

你觉得换个环境就会忘记?
重回那个圈子也可以无感?

快点嫁了一了百了?
还有更可笑的自欺?

无法否认的是曾经的失败。
忘不掉是因为仍旧是loser。

Love, in marriage, is just a wild dream.
"Eugenie Grandet"

快要回国了收拾了一大箱东西,压缩了的冬天衣物和带回去的礼物。分分钟超重导致心情很糟糕。别的事情也很烦。回去以后,家长关爱性质的问题,炫耀性质的对外交流,相同的问题要解释很多很多次。其实我也想很高逼地说一句“就是那么拽”,然后就不管了。因为面临毕业又找不到工作然后又会因此被取笑,所以情绪很低落。

飞了整整一天,其实只想安静地睡睡觉。爸爸说爷爷奶奶也要去接我,我就觉得很不快。因为没有颜面和力气应对任何人。其实哪怕是爸爸你。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东西呢?以后回国怎么带回去呢?哪怕是去别的地方工作也必须有一个轻之又轻的行囊。七月的时候要搬家,在那里住到年底又要搬家,这么多的行李到底要怎么办。

你拥有的物品就是你...

你衷心祝福的人终于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那么,你呢?

于是我特别喜欢一个人住,无论悲喜都可以一个人承受。

课本,历史书,媒体,著作,个人经历,分别展现真理的种种面目,似乎可以无限接近它本身。什么是事实和真理?而我不能在得知后再行动,因此只能战战兢兢又诚惶诚恐。

收到爸媽去旅遊的照片,很難過。看見他們髮際線後移了,爸爸白頭髮更多了。

雖然身體健康,可是正在一分一秒地老去。接受那個越來越鬆弛又醜陋的自己本來就是多麼的痛苦。還好他們還是兩個人。

一想到可能無法照顧他們甚至不能照顧自己,就很想重新來過。因為對不起愛我的人。

有的長輩很希望我嫁了,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從前發生過那樣的事怎麼還能說出那些話。

世上,最愛我的人,就是父母。告訴我專心讀書。

我是很无情的。
看见别人如同过去的自己,
忍着不踩两脚,不屑一顾,已是最大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
  1/4